案例一 :

高速公路上因动物突然出现,撞坏车辆由谁担责?

案情:

  原告某日在四川某高速公路上正常行驶,突然一只狗从左面车道跨越过中间的绿化带,狗想横穿整个高速公路,不料原告驾车避让不及,导致车辆不同程度的受损,无人员伤亡。行车记录仪记录下了整个过程,事发后原告报案,高速公路交警支队依法做出了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认定驾驶员无责任。车辆经维修后,产生了车辆维修费、误工费、食宿费等。原告依法对高速公路提起了民事诉讼。
经法院立案、审理,法庭多次组织原、被告双方调解,最终达成赔偿协议。法院只做了《民事调解书》。

彝良律师 
彝良律师

 原告XX诉被告四川省某高等级公路开发股份有限公司
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一案原告陈述意见

尊敬的审判员、书记员:
  原告诉被告四川省某高等级公路开发股份有限公司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一案,原告参加了今天的庭审活动。通过刚才的法庭调查,原告现根据本案的事实和我国现行相关的法律法规及司法解释,阐述如下代理意见,恳请审判庭能够予以采纳。
  一、本案中被告未尽到作为经营者和管理者的安全保障义务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2009)》第三十七条?宾馆、商场、银行、车站、娱乐场所公共场所的管理人或者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因第三人的行为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第三人承担侵权责任;管理人或者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的,承担相应的补充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 从事住宿、餐饮、娱乐等经营活动或者其他社会活动的自然人、法人、其他组织,未尽合理限度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义务致使他人遭受人身损害,赔偿权利人请求其承担相应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2013)》第四十八条 经营者对消费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消费者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安全保障义务:是指经营者在经营场所对消费者、潜在的消费者或者其他进入服务场所的人之人身、财产安全依法承担的安全保障义务。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条 当事人未以书面形式或者口头形式订立合同,但从双方从事的民事行为能够推定双方有订立合同意愿的,人民法院可以认定是以合同法第十条第一款中的“其他形式”订立的合同。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被告收取车辆通行费属经营活动行为,原告驾车进入被告经营性高速公路上行驶,即与被告形成有偿服务合同关系,被告作为高速公路的经营管理者,在管理上存在疏漏,因其未提供安全、封闭的通行条件,导致野狗可任意进入高速公路,路奔乱跳,被告存在违约行为。原告从进入高速公路领取收费卡时就和被告达成了服务合同,被告就应该给原告提供一个安全的消费环境。被告作为经营者和管理者,没有对消费者营造好一个很安全的消费环境,导致消费者受到损害,依法应该予以赔偿。被告没有尽到安全保障义务的行为和存在的违约行为,与本案原告所驾车辆与野狗相撞,导致交通事故发生具有直接的因果关系,且事后被告未能提供原告所撞野狗是从何处进入高速公路原因。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6条“从事住宿、餐饮、娱乐等经营活动或者其他社会活动的自然人、法人、其他组织,未尽合理限度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义务致使他人遭受人身损害,赔偿权利人请求其承担相应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因第三人侵权导致损害结果发生的,由实施侵权行为的第三人承担赔偿责任;安全保障义务人有过错的,应当在其能够防止或者制止损害的范围内承担相应的补充赔偿责任;安全保障义务人承担责任后,可以向第三人追偿;赔偿权利人起诉安全保障义务人的,应当将第三人作为共同被告,但第三人不能确定的除外。”之规定,被告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被告的过错行为是造成原告财产损害结果发生的唯一原因,但如果被告完全履行了安全保障义务,有效控制牲畜不能非法进入高速公路路奔乱跳,本次交通事故是完全可以避免的。原告乘车的车辆在高速公路上行驶行为没有违反交通法规,在此次事故中原告没有过错。故原告要求被告赔偿其因交通事故造成的损失的理由成立,依法应予以支持。
  按照我国法律规定,高速公路是一种全封闭的,供车辆高速行驶的道路。由于被告疏于管理,让狗进入其经营场所,没有对消费者尽到合理的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了原告的财产损失。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 因道路管理维护缺陷导致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请求道路管理者承担相应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但道路管理者能够证明已按照法律、法规、规章、国家标准、行业标准或者地方标准尽到安全防护、警示等管理维护义务的除外。根据《公路交通安全设施设计技术规范》(JTGD81-2006)的相关规定:高速公路均应设置中央分隔带护栏,目的是防止失控车辆穿越中央分隔带闯入对向车道,并保护中央分隔带内的构造物;在高速公路的中央分隔带开口处,原则上应设置活动护栏,以便事故处理车辆、急救抢险车辆紧急通过;高速公路应全程封闭,除进出高速公路的收费道口外,不得另开道口,以免机动车辆和行人随意进出高速公路。《四川省高速公路管理条例》第六条第二款 高速公路经营管理者应当按照国家和省级规定的标准规范和要求做好高速公路经营管理工作,为使用者提供安全、畅通、优质、高效的高速公路服务。《收费公路管理条例》第二十六条规定“收费公路经营管理者应当按照国家规定的标准和规范,对收费公路及沿线设施进行日常检查、维护,保证收费公路处于良好的技术状态,为通行车辆及人员提供优质服务。”作为高速公路经营管理部门的被告四川省某高等级公路开发股份有限公司,确保高速公路符合通行技术标准和良好的通行环境、确保道路安全畅通是其应尽的法定义务,即其应尽高速公路安全保障义务,但被告四川省某高等级公路开发股份有限公司对高速公路的隔离栏、护栏设置有瑕疵,外道口或者防护栏没有封闭,导致人、畜等都可以非法任意进入高速公路,随意通过未封闭的道路,牲畜乱奔乱跳足以影响高速公路上合法进入的正常行驶的车辆的行车安全,造成了安全隐患,并且因此而引发了事故,造成了财产损失,被告四川省某高等级公路开发股份有限公司没有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导致原告在高速公路上正常行驶的车辆和突然出现的乱奔乱跳的野狗相撞,被告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行为与交通事故后果的发生具有直接的因果关系,被告依法应当承担民事赔偿责任。高速公路为全封闭道路,又怎么能让狗进入高速公路乱窜呢?但在本案中,因狗属于野狗,没有主人,所以公路管理部门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或者承担赔偿责任后,如果找到了狗的主人了再向狗的主人追偿。
  被告既然对高速公路进行日常检查,明知自己的经营场所有野狗出没,却放任其危害结果的发生,高速路段上出现野狗时不能及时发现并制止,最终导致了本次事故发生。被告严重不作为的行为侵害了原告在高速公路的安全通行权。理应依法对财产受损的原告予以赔偿。

  1. 被告没有尽到提醒义务

  《收费公路管理条例》?第二十八条 收费公路经营管理者应当按照国家规定的标准,结合公路交通状况、沿线设施等情况,设置交通标志、标线。
   交通标志、标线必须清晰、准确、易于识别。重要的通行信息应当重复提示。既然管理者有提醒义务,又为什么不在醒目的地方提示“此路段有野狗出没,请谨慎驾驶”等的提示信息呢?
三、原告驾驶车辆在高速公路上正常行驶且没有违反交通法规的行为,在此次事故中原告没有过错,所以原告依法不应承担责任,原告以四川省公安厅交通警察总队高速公路三支队所出具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为据。
  三、财产损害赔偿计算方式:
《侵权责任法》第十五条 因道路交通事故造成下列财产损失,当事人请求侵权人赔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一)维修被损坏车辆所支出的费用、车辆所载物品的损失、车辆施救费用;
(二)因车辆灭失或者无法修复,为购买交通事故发生时与被损坏车辆价值相当的车辆重置费用;
(三)依法从事货物运输、旅客运输等经营性活动的车辆,因无法从事相应经营活动所产生的合理停运损失;
(四)非经营性车辆因无法继续使用,所产生的通常替代性交通工具的合理费用。
  第十九条 侵害他人财产的,财产损失按照损失发生时的市场价格或者其他方式计算。

                                 原告:XX
                                2019年3月26日

 

案例二:

云南省彝良县人民法院 民 事 调 解 书

(2020)云0628民初1198号

原告:冯某,女,1983年1月3日出生,汉族,云南省彝良县人,农村居民,住彝良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汪景贵,云南滇东北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徐某,男,1977年10月18日出生,汉族,云南省彝良县人,农村居民,住彝良县。

原告冯某与被告徐某离婚纠纷一案,本院于2020年5月6日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20年7月1日公开开庭审理过程中进行了调解。 原告冯某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要求与被告离婚;2、双方所生子女徐厚颉由原告抚养,被告每月支付抚养费500.00元;3、诉讼费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原、被告经人介绍认识后于××××年××月××日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结婚,于××××年××月××日生育子女徐厚颉。因性格不合,双方常因家务琐事发生吵打,原告于2015年8月外出务工,与被告分居生活至今。双方无共同财产,无共同债权,有共同债务欠冯先友借款10000.00元。原告于2019年向彝良县人民法院起诉离婚,判决不准离婚后,双方仍未共同生活,现夫妻感情确已破裂。 被告徐某对原告所诉登记结婚、生育子女的事实无异议,认为原告虽于2015年外出务工,但原告仍每年回来与被告共同生活,判决不准离婚后,双方一同到昆明游玩过,现夫妻感情未破裂;共同债务方面,还欠有两河信用社借款20000.00元和其他人的债务。

本案在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双方当事人自愿达成如下协议: 一、原告冯某与被告徐某离婚; 二、双方所生子女徐厚颉由被告徐某抚养,原告冯某自2020年7月1日起每年支付子女抚养费9000.00元,至子女年满18周岁时止,于每年7月1日支付当年7月1日至次年6月30日的子女抚养费; 三、共同债务:欠冯先友的借款10000.00元由原告冯某偿还,欠两河信用社借款本金20000.00元及利息由被告徐某偿还; 四、案件受理费150.00元,由原告冯某承担。 上述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本调解书经双方当事人签收后,即具有法律效力。

审判员  肖品莲

二〇二〇年七月一日

书记员  余 婧

 

案例三:故意伤害罪

云南省彝良县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9)云0628刑初384号 公诉机关云南省彝良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刘永某,男,生于1968年7月8日,汉族,云南省彝良县人,小学文化,农民,住彝良县。因本案于2019年8月23日被彝良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7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彝良县看守所。

辩护人汪景贵,云南滇东北律师事务所律师。

云南省彝良县人民检察院以彝检一部刑诉(2019)206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刘永某犯故意伤害罪,于2020年11月22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审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20年1月14日和2月12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彝良县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张孝莲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刘永某及其辩护人均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经审理查明:2017年8月27日,彝良县奎香乡坪地村麻柳组村民被告人刘永某之子刘洪鑫打了同村村民张某1的牛一下,被害人张某1便到刘永某家理论并与刘某、刘永某之妻周某发生争吵,争吵过程中,被告人刘永某用手锤将张某1右手手腕处打骨折,经彝良县公安司法鉴定中心鉴定:张某1的人体损伤程度为轻伤一级。案发后,被告人刘永某家属积极与被害人张某1达成民事赔偿协议并已实际履行,获得被害人张某1谅解。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当庭向法庭提供,并经庭审质证的户口证明,住院病历,协议书,谅解书,收据,鉴定意见,被害人陈述,有关证人的证言材料,被告人供述与辩解等证据予以证实。控辩双方对上述证据均无异议。 本院认为:被告人刘永某无视国法,故意伤害他人身体并致轻伤一级的危害后果的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之规定,构成故意伤害罪,依法应对其在三年以下科处刑罚,公诉机关的指控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案发后,被告人刘永某之亲属积极与被害人达成民事赔偿协议,并已实际履行,获得被害人谅解,且在侦查及审理中均能如实供述其犯罪事实,具坦白情节,加之在公诉机关审查及移送起诉期间已签订《认罪认罚具结书》,认罪悔罪表现明显,故法庭决定依法对其从轻处罚,对其宣告缓刑不致再危害社会,可对其宣告缓刑。公诉机关对被告人刘永某的量刑建议与法庭查明的事实和法律规定相符,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人的辩护人在庭审中提出的辩解、辩护意见及建议中与法庭查明的事实及法律规定相符的部分法庭予以支持,不符部分法庭不予支持。根据被告人刘永某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认罪悔罪表现和社会危害程度,为保护公民的人身权利不受侵犯,维护社会秩序的稳定,惩治犯罪。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七十二条、第七十三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刘永某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

二、对随案移送的物证手锤2把、铲锄1把予以没收。

缓刑考验期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向云南省昭通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判长  陈光平

审判员  邱文勋

审判员  吴仕奎

二〇二〇年二月十二日

书记员  袁 芳

 

案例四: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

云南省大关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20)云0624民初255号

原告:吴天某,男,生于1982年11月27日,汉族,云南省盐津县人,住盐津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诚,四川法光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

被告:李文某,男,生于1977年7月2日,汉族,云南省彝良县人,住彝良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汪景贵,云南滇东北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

被告:刘代某,女,生于1990年3月26日,汉族,云南省彝良县人,住彝良县。

被告:史成某,女,生于1969年5月26日,汉族,云南省彝良县人,住彝良县。

被告:重庆富越汽车运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越公司)。住所地:重庆市渝中区临华路33号6-9。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500103676129947D。 法定代表人:朱永昌,系该公司经理。

被告:重庆富越汽车运输有限公司长寿分公司(以下简称:富越长寿分公司)。住所地:重庆市长寿区凤园路11号。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5001156761377791。 法定代表人:朱永昌,系该分公司经理。

被告:安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长寿支公司(以下简称:安诚财险)。住所地:重庆市长寿区桃源南路2号宝润国际5幢2-1。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5001150548486722。 负责人:管明波,系该公司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公林,重庆嘉豪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

原告吴天成诉被告李文某、刘代某、史成某、富越公司、富越长寿分公司、安诚财险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20年3月20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吴天成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诚,被告李文某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汪景贵,被告刘代某,被告安诚财险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公林到庭参加诉讼,被告富越公司、富越长寿分公司、史成某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吴天成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请求判令被告连带赔付原告各项损失112027.48元;2.案件受理费由被告承担。

事实和理由:

2018年12月12日,被告李文某驾驶由被告安诚财险承保交强险、商业三者险的被告刘代某、史成某共同出资购买并挂靠在富越公司经营的牌号为渝B×××××半挂牵引车,行驶至昭麻二级公路K70+200M处时,与原告驾驶的牌号为川Q×××××号重型货车发生正面碰撞,造成我与被告李文某受伤住院、两车及公路受损的道路交通事故。经大关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认定:驾驶人李文某应付此次道路交通事故的全部责任,驾驶人吴天成无责任。我受伤后,先后至大关县人民医院、宜宾蜀南医院、宜宾市人民医院门诊及住院治疗。经大关县人民医院诊断为:1.颈部挫裂伤(左侧胸锁乳突肌部分断裂);2.下唇贯通伤、下颌挫裂伤;3.右肺中叶及左肺上叶挫伤;4.外伤性缺失(注:指牙);5.右手挫裂伤、额部擦伤;6.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出院医嘱:及时转上级医院诊治。宜宾蜀南医院出院诊断为:1.轻型脑伤;2.下颌及前颈部软组织挫裂伤术后;3.双肺挫伤;4.1112牙缺失;5.1222牙冠隐裂松动1度。出院医嘱:出院后继续牙科行专科治疗。宜宾市人民医院诊断:牙列部分缺失。处理:口腔CBCT检查,择期修复。种植修复。戴牙。2019年9月27日,经四川临港司法鉴定所鉴定,鉴定意见为:1.吴天成因交通事故致下唇贯通伤、下颌挫裂伤、外伤性缺失,行右上颌第1牙种植牙修复及左、右上颌第1牙(中切牙)种植牙更换之后续医疗费,累计约需人民币叁万元。2.吴天成误工期约为90日,护理期约为60日,营养期约为60日(均自受伤之日开始计算)。现请求人民法院判令三被告赔偿我医疗费、护理费、误工费、住院伙食补助费等各项经济损失。

被告李文某辩称:我对原告所诉本案的事实无异议,原告所做鉴定的后续治疗费过高,且未实际产生,应待实际产生后再行主张。该车在被告安诚财险处投保交强险、商业三者险,原告的损失应由保险公司先行赔付,不足部分按责任比例承担。我系肇事车辆所有人雇佣的驾驶员,故在本案中不应承担责任。 被告刘代某辩称:肇事车辆系我与史成某共同出资购买,并挂靠在富越公司经营,经营过程中雇佣被告李文某为该车驾驶员。肇事车辆在被告安诚财险处投保交强险、商业三者险,原告的合理诉求应由保险公司在承保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我在原告受伤后垫付3400元,此笔款项应由保险公司返还给我。

被告安诚财险辩称:我公司对本案的事实及责任划分无异议,肇事车辆在我公司投保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对原告的合法诉求愿意按保险合同约定进行赔偿,鉴定费、诉讼费不应由保险公司承担,原告的后续治疗费过高,应予调整。

被告史成某、富越公司、富越长寿分公司未作答辩。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对有争议的证据和事实,本院认定如下:1.原告提交的大关县人民医院病历、疾病证明书、出院证住院汇总清单、住院收费票据各一份,宜宾蜀南医院住院病历、出院证明书、住院病员费用清单、住院发票各一份,宜宾市人民医院门诊病历一份、门诊票据十三份,欲证明原告事故发生后治疗、费用支出情况;被告安诚财险、刘代某质证认为该证据的三性没有异议,医疗费总金额由法庭依法核实,并认为病历中并未有需加强营养的医嘱,故鉴定意见中的营养费不应予以支持,被告安诚财险同时认为医疗费应在总额中扣除20%的非医保用药的费用;被告李文某质证认为该证据的三性没有异议,医疗费总金额由法庭依法核实;本院认为上述证据能够证实原告事故发生后治疗的情况,结合病历、费用清单等能够证实原告治疗费用支出情况,故本院对上述证据予以采信。2.原告提交的四川临港司法鉴定所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一份,欲证明原告后续医疗费、误工期、护理期、营养期的评定结论;被告安诚财险、刘代某质证认为后续治疗费过高且未实际产生,不应认可,误工期、护理期过长,应予调整,营养期不予认可;被告李文某质证认为误工期、护理期过长,误工费应以住院的期限来计算,营养期不予认可;本院认为该鉴定意见书中有关后续治疗费的鉴定结论客观真实、鉴定程序合法、能够客观反映原告所需后续治疗费的情况,故本院对该后续治疗费鉴定结论予以认可,根据相关法律规定误工时间根据受害人接受治疗的医疗机构出具的证明确定,故本院对该误工期的评定不予认可,根据相关法律规定护理期限应计算至受害人恢复生活自理能力时止,结合原告所受伤情及办理出院手续时的出院情况来看,原告出院时已基本恢复生活自理能力,故护理期的计算可计算至出院日止,该鉴定结论过长,本院依法予以调整,确认护理期限为46天,根据相关法律规定营养费根据受害人伤残情况参照医疗机构的意见确定,本案中出院医嘱中未记载原告出院后需加强营养的医嘱,故本院对该意见确认的营养期不予认可。3.原告提交的宜宾市宇海运业有限公司出具的证明、原告的银行卡及银行卡交易明细清单各一份,欲证明受伤后至3月底停发工资以及受伤前原告的工资收入情况;被告安诚财险、刘代某质证认为公司证明没有经办人签字确认以及营业执照予以佐证,不符合证据规则,三性均不予认可,银行卡及清单只能证明原告在事故发生前银行账户有款项收入,不能显示该款项收入系原告工作单位转款,且该款项性质为工资,不能达到原告的证明目的;被告李文某质证认为公司证明与本案没有关联性,银行卡及清单不能认定为原告工资收入情况;本院认为原告主张其与宜宾市宇海运业有限公司之间存在劳动合同关系,但其并未提供劳动合同、工资发放花名册、银行转账记录等足以证实二者之间存在劳动合同关系的相关证据,仅凭其提供的该证明并不足以证明二者之间存在劳动合同关系,银行卡及清单显示陈家秀自2018年7月至2018年12月期间向原告银行卡转存相应款项,但原告并未向法庭详细说明陈家秀与其关系情况以及该款项性质等客观事实,故该证据仅能证明原告款项收入情况,而不能证明该款项收入性质为工资收入。综上所述,本院认为上述证据不具有证明力,本院不予采信。 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法律事实如下:2018年12月12日22时10分许,被告李文某驾驶由被告安诚财险承保交强险、商业三者险(责任限额1000000元)的被告刘代某、史成某共同出资购买并挂靠在富越公司经营的牌号为渝B×××××半挂牵引车,行驶至昭麻二级公路K70+200M处时,与原告驾驶的牌号为川Q×××××号重型货车发生正面碰撞,造成原告吴天成与被告李文某受伤住院、两车及公路受损的道路交通事故。经大关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认定:驾驶人李文某应付此次道路交通事故的全部责任,驾驶人吴天成无责任。原告受伤后,先送至大关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支出医疗费3358.60元。经大关县人民医院诊断为:1.颈部挫裂伤(左侧胸锁乳突肌部分断裂);2.下唇贯通伤、下颌挫裂伤;3.右肺中叶及左肺上叶挫伤;4.外伤性缺失(注:指牙);5.右手挫裂伤、额部擦伤;6.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2018年12月13日,原告转入宜宾蜀南医院住院治疗至2019年1月28日,支出医疗费10351.72元。入院诊断为:1.轻型脑伤;2.下颌及前颈部软组织挫裂伤术后;3.双肺挫伤;4.1112牙缺失;5.1222牙冠隐裂松动I度。出院医嘱及建议:1.自动出院;2.出院后继续牙科行专科治疗;3.门诊随访。原告吴天成分别于2019年1月3日、3月6日、7月23日、8月25日、9月25日至宜宾市人民医院口腔科就诊,对其左上颌第1牙(中切牙)行种植体植入术,此次口腔科就诊共支出门诊费20214.96元。经鉴定,原告吴天成行右上颌第1牙种植牙修复及左、右上颌第1牙(中切牙)种植牙更换之后续医疗费累计需30000元。 另查明,原告吴天成住院期间,被告刘代某垫付1400元。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原告的诉求是否应予支持及赔偿主体如何确定。依照法定的赔偿项目、标准,本院对原告的经济损失认定如下:1.医疗费33925.28元、后续治疗费30000元;2.住院伙食补助费4600元(100元/天×46天);3.护理费5520元(120元/天×46天);4.误工费12222.90元(2019年交通运输行业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89227元/365天×50天);5.鉴定费1600元;6.交通费1000元(酌情支持)。上述费用合计88868.18元。关于赔偿主体如何确定的问题。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的,同时投保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同时起诉侵权人和保险公司的,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仍有不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由侵权人予以赔偿。本案中,原告的损失能够在交强险、商业三者险范围内获得足额赔偿,故本案的赔偿主体为被告安诚财险,其余当事人均不承担赔偿责任。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四条、第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十七条第一款、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安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长寿支公司在交强险的医疗费赔偿限额内赔偿原告吴天成医疗费、后续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10000元,在伤残赔偿金限额内赔偿原告吴天成护理费5520元、误工费12222.90元、鉴定费1600元、交通费1000元,共计20342.90元。扣除其应返还给被告刘代某的1400元,被告安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长寿支公司实际赔偿原告吴天成28942.90元;

二、被告安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长寿支公司在商业三者险限额内赔偿原告吴天成医疗费、后续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等各项损失58525.28元;

三、被告安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长寿支公司返还被告刘代某垫付的1400元;

(上述一至三项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履行)

四、驳回原告吴天成的其余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2540元,减半收取1270元,由被告李文某、刘代某、史成某共同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于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云南省昭通市中级人民法院。 双方当事人均服判的,本判决即发生法律效力。若负有义务的当事人不自动履行本判决,享有权利的当事人可在本判决规定履行期限届满后法律规定的期限内向本院申请强制执行;申请强制执行的期限为二年。

审判员  刘健

二〇二〇年六月十五日

书记员  唐航

 

 

证据是维权的利剑, 要学会收集与保存证据。

 

汪景贵律师联系方式:

电话:13508707114

微信:wjg13508707114

返回首页

 

 

友情链接: 水生蔬菜种苗